第一百五十六章 这不是商量, 是通知!(第一更)

全场死寂。

马文骅等盐商面如死灰。

望向夏之白的眼神充满了恐惧,他们本以为夏之白就是来吓唬他们的,结果夏之白根本就不弄那一套,上来就直接要‘索命’,而且索的不仅是他们的命,还牵涉到了燕王府的武官。

这是他们有资格去挣扎的?

夏之白面色淡然,饶有兴致的尝起了茶水。

唇齿留

《大明:从科举开始宰执天下》第一百五十六章 这不是商量, 是通知!(第一更)

本章内容字数过少,其他网站可能还在更新中,后续会自动修复。

以下内容与本书无关。

姜尘、甘棠两人见师父带着宋知非和她姐姐走了过来,都是一头雾水,不明白师父葫芦里卖着什么药。

宁琅走上前,也没细细解释,只是指着宋知非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他就是你们的四师弟了。”

听到这话。

两人先是一愣,姜尘反应过来又挠头憨笑起来,甘棠则没多大反应,反正不管宁琅收多少徒弟都没关系,只要不是女徒弟就行。

宋小花听到这话,连忙掐了宋知非一下,嘴里小声呵斥道:“恩公收你为徒了,你还不快跪下行礼。”

宋知非不敢怠慢。

他端端正正跪在地上,行了一个拜师礼。

宁琅并未打断。

礼数不能乱。

一旁的高千寿人都看傻了。

宁琅这是什么意思?

出来一趟,又要带个徒弟回去?

更让高千寿想不通的是,眼前的这个少年并没有修炼天赋,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。

收他当徒弟,宁琅他图什么?

图人家的姐姐?

不可能,他二徒弟甘棠要比她好看的多。

那图什么?

高千寿实在想不通。

“行了,行了拜师礼,以后就不要再叫什么恩公了。”宁琅将宋知非从地上扶起来,右手搭在他的肩上,使了一个眼色给甘棠后,甘棠也走到宋小花的旁边,拉住了她的手。

“走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四人同时升空。

姜尘笑了笑,和四长老高千寿一起跟了上去。

“啊…”

姐弟俩第一次凌空而行,看到自己离地面越来越高,两个人都尖叫了起来。

不过叫着叫着,两个人也就叫不出来了。

脚软了,嗓子也哑了。

……

七天后。

一行人回到了太华山下。

几人不再凌空,而是跟着宁琅徒步上山。

越往高处,眼前的景色就越像仙境一般,宋知非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景象,他有一肚子的疑问,但是他不敢问出来。

在宁琅走到山门口的那一刻。

浩气宗的几千弟子都守在那,一动不动,全都看着宁琅。

梅清河领着其他四位长老站在众弟子中间,也只是看着他。

邱云泽、李鸿日、余震、钱大海都不明白宗主为什么硬要他们前来,之前的两次仙门大会,邱云泽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。

想到这,邱云泽脸上又浮现出了几分不悦。

宋知非和宋小花姐弟两个,看到这一幕,吓得连头都不敢抬。

宁琅慢步上前。

梅清河笑着问道:“仙门大会,结果如何?”

宁琅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反问道:“怎么又弄这么多人过来?”

“这是给你们接风啊。”

萧然上前说道:“宗主,你未免也太看好宁长老的两个徒弟了,要知道正阳宫有位圣子在,西蜀剑门也有李青一在,青阳门的张白鹿和邵天明都不是一般人,这次仙门大会比前面两次还要困难,我看只要不垫底就还算保住了我浩气宗的脸面。”

话音刚落。

甘棠就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!”李鸿日直接问道。

甘棠摆摆手道:“让你们去,那当然是垫底啊,你们也不看看这次是谁出马的。”

“你!”站在宁琅对面的四个长老都有些愤怒。

梅清河抬手道:“好了,千寿,你来说吧,仙门大会到底结果如何?”

高千寿表情有些尴尬地拱手道:“回宗主,宁琅的徒弟姜尘夺了仙门大会的……头甲。”

头甲!!!

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高千寿,你怎么跟宁琅下山一趟,都学会说谎了?”

“有正阳宫那位圣子在,姜尘他怎么可能能拿头甲?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高千寿更尴尬了,不过他现在不敢再得罪宁琅,只好再次解释道:“我所言句句属实,仙门大会的消息不日就会传遍七大仙门,到时候各位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。”

梅清河凝眉问道:“宁琅,你徒弟真夺了头甲?”

“嗯。”宁琅摆摆手道:“我累了,想回去休息了,仙门大会的事就拜托四长老说给宗主听吧,姜尘,甘棠,宋知非,我们回了。”

“是!”

一行五人,凌空去了渺渺峰。

梅清河看了一眼高千寿,心里琢磨一阵后,继续问道:“那姜尘如今是何境界?”

高千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小心翼翼道:“最后一战的时候,突破到了…洞…洞府境。”

“洞府境!”

梅清河按捺住心惊,沉声说道:“跟我回浩然宫,将仙门大会的来龙去脉细细说与我听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群人掠向浩然宫。

……

宁琅带着姜尘、甘棠离开的这段时间。

江可染一直在渺渺峰上,日复一日地修炼,三天前,他终于突破到了开河境中品,

这天,上午。

正在练习飞云渡的江可染,看到宁琅从山门方向归来,他连忙停下动作,恭恭敬敬地拱手道:“师父,您回来了!”

“嗯,这段时间你修炼得如何?”

“弟子幸不辱命,已经突破到了开河境中品。”

“不错。”宁琅颔首说道:“不过还要再接再励,你大师兄都已经突破到洞府境了。”

江可染陡然抬头看向姜尘。

走得时候不还是开河境上品吗?

怎么!

回来就是洞府境了?

可问题是师父不会骗人。

大师兄,

真是妖孽啊。

宁琅将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宋知非拉到身前介绍道:“这是宋知非,以后就是你的师弟了。”

宋知非恭敬拱手:“见过师兄。”

呼……

终于来了一个垫背的。

这下我总不是师父最差的徒弟了吧。

宁琅吩咐道:“姜尘,你给他们挑两间竹屋让他们姐弟俩住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为师要休息一会,甘棠,你回自己房间,莫要打扰为师。”

甘棠嘟着嘴巴哦了一声。

宁琅回到房间,反锁上房门,感受着任务奖励的五年修为加持到身体当中的奇妙变化。

半个时辰后,宁琅吐出一口清气,只觉得浑身轻快,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
“现在五年修为已经没太大用了,境界就涨了一丢丢,看来那句老话说的没错,修行之路,一步一登天,越往后就越难。”

宁琅感慨完一句,从储物戒中陆续拿出几样东西。

仙门大会得到的神秘短剑。

任务奖励的五枚传音石。

和一本大自在心法。

“短剑自己留着用,传音石就跟打电话的功能差不多,这个也先留着,以后要是有徒弟下山再给他们,至于这大自在心法,既然系统提示让我给宋知非用,那就给他好了。”

自言自语完,宁琅又把传音石和大自在心法都收了起来,只留下那柄长度不过三寸的短剑在手中。

这三寸短剑通体黝黑,造型古朴,细看上去并无特殊之处。

宁琅拔出太阿剑想试一下这短剑的坚硬程度,没想到猛砍了两下,这短剑竟然一点都没损伤。

“好东西啊。”

宁琅忍不住把它抓在手中,但这把短剑却好像自己晃动一下,宁琅原本是想握剑柄的,结果却握住了剑身。

宁琅掌心顿时就被划破。

殷红的鲜血将剑身浸染后,发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。

剑身寸裂,附在外面的一层类似铁锈一样的东西,全部脱落,宁琅瞪眼一眼,这把短剑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。

通体亮银。

剑身上无半点损伤。

最重要的是,它悬浮在了空中。

沾血认主。

此剑通灵!

……

推荐阅读:

农家后裔 提瓦特的第八执政 禁咒仙缘翻天覆地 英魂塔防:异界领主求生 恐怖游戏:禁止与花瓶NPC恋爱 师尊只想摆烂,徒弟全成神了! 当女配的心声暴露后(快穿) 无双大夏:儿啊,父皇求你继位吧 乞丐元神 暗杀堂 蛇嗣 网球:从立海王朝崩塌开始 作为非人类宣传无神论有什么问题 村野小神医 都神豪了谁还做社畜啊! 快穿之桃妖修行记 刚成金丹老祖,被网红打假 高武:不怕阿姨三十岁,就怕阿姨会撩人 逆向转身 快穿:腰软女配她又甜又撩 [原神]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灾荒年:娘子有空间,婆家宠上天 骆先生别动心,金丝雀只想逃 清穿荣妃之子 佛子北风行 星穹铁道:家师镜流,房东符玄 我在大明斩妖除魔长生不死 你能不能别讨厌 华夏先祖屹巅峰 穿成Omega后被猫标记了 斗破之我即正道小虎崽子不会飞 邪神的小新郎漂亮又能打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